楚侯一身黑色的便衣,整个人被衬托得高贵且神秘,在这个偏远的东部小镇,人们哪有见过如此绝色又有气度的人,自然而然,收获了不少惊叹的目光。

  亲卫们有些不自然,这些刁民,竟然敢如此目不转睛的盯着侯爷,若是在京城,如此以下犯上定然要剜去双眼的。同时心中也有一丢丢,他们自己是不愿承认的埋怨:侯爷在京城尚且知道低调,每次出门都会适当遮拦,怎的来了这里,反倒有招摇过市的嫌疑。

  “侯爷,银面新到的飞鸽传书。”

  刚刚跨进衙门的别院,亲卫三就手捧信鸽站立在一旁,亲卫四小心翼翼地接下信鸽上的竹筒,双手交给了楚侯。

  黄埔楚煜一边走一边打开了竹筒,信笺中,银面果然提到了有一小撮流匪在今早打劫了一个过路商人的事情。银面已经勘测了打劫的现场,也听到了幸存者的口供。这些流匪意在粮食。并未伤人。

  那些身上带伤的下人们,大多数是逃命的过程中自己摔的。甚至还有为了躲避家住责罚,故意相互殴打,制造出自己的惨状,让徐老爷以为他们是真的曾经忠心护主了,只是劫匪太过凶残了。

  楚侯看完信件,面露冷笑。这可真是忠仆啊!

  可是这封信里面,银面还是没有查到流匪的据点是在哪个方向,只是在出事的地点和交易的地点,银面提出了一个猜想,猜想是否准确,他得亲自带人探过才知道。

  黄埔楚煜读完信笺,在花园里踱步了许久,突然问道:“秦夫人已经回衙门了吗?”

  “已经在书房有一段时间了。”亲卫三回答道。他早早就被吩咐要留意秦夫人的消息,所以对她的去向了如指掌。

  “那你过去请张县令他们过来一趟吧,叫上秦夫人。”楚侯吩咐道。

  不一会儿,正民和书敏还有苏师爷便出现在别院的堂屋之中。

  “百穗米行的少东家,大家可想好怎么营救了吗?”黄埔楚煜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  “一切听从侯爷的吩咐。”正民和苏师爷像是商量好似的,异口同声,书敏不懂为官的弯弯道道,站着紧锁眉头思考。

  “秦夫人可有其他见地?”见她不声不响,黄埔楚煜便随口问道。

  “民妇有个疑惑斗胆想要问上一问:对于这次流匪劫持米行少爷的案件,大家地目的真的是出于营救吗?”书敏口上说着斗胆,眼睛却没有丝毫避讳,直直对上了楚侯的双眼。

  一旁地亲卫一心中又开始愤愤不平:没想到秦妇也是个刁民,居然敢这么瞪我家侯爷!

  “秦夫人说的是什么话,既然侯爷说的是营救,那便是营救。”正民急得额头的汗滴都流了下来,书敏还真是耿直啊,当时在书房,他就见她有些不对劲,没想到当着侯爷的面发作了。

  只希望侯爷不要计较才好,不然,他该如何保住她呢?

  顶着压力,他惴惴不安地抬头偷偷瞄了一眼楚侯,却发现他地表情并未有任何地恼怒,一双凤眼正平静地接受着书敏地审视。正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  “张县令说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农门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神眼狂少只为原作者水中鱼的吻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鱼的吻并收藏农门骄最新章节